IMG_9631

下面是索南敦珠堪布一位大陸弟子剛反饋過來的親身經歷:

從小我就是一個很情緒化的人,跟家人都處不來,長大念書後,有人說我像林黛玉,又有人說我不可理喻,同學們都不喜歡跟我做朋友,但我還幸好還有點福報,在南京念中醫時,皈依了佛門,依止了 索南敦珠堪布學習佛法,堪布時常安慰我並開導我的玻璃心,慢慢的我跟人群相處也能比較自在。中醫大學畢業之後,我在堪布的加持之下,在老家武漢找到了不錯的工作,是在一間大學當駐校醫師,學校還分配了宿舍,就這樣,我和老公就在武漢定居了。

結婚半年之後,我懷孕了,懷孕第六個月時就開始生病:一開始是每天晚上12點之後就開始腹痛,做惡夢,肚子硬的像石頭,後來腹痛越來越嚴重,醫生說可能宮縮,孩子隨時可能出生。媽媽去寺廟求籤說:此病擔憂令人愁,家人時刻掛心頭,過了凶病佳運轉,此時仍需佛力扶。我當時很害怕,馬上跟鄔金恰恰姐聯繫,問堪布嚴不嚴重,並求堪布加持,也請薩迦布哇拉寺廟的僧眾做佛事。寺廟修了二次法之後,慢慢的也就好多了。


寶寶是臘月初十出生的,初九晚上7點多規律腹痛,十幾個小時生孩子讓我想起死亡前四大分離的痛苦,那麼多的母親都是這麼生孩子!實在疼的受不了!一聲聲哭著祈禱堪布——喇嘛親!喇嘛親!喇嘛親!也是堪布加持,儘管在那麼疼痛的情況之下,我還能觀想輪回中眾生的痛苦都讓我承受,期望他們遠離這樣的痛苦。產房裡一屋子醫生護士都圍著我,產房主任站在我邊上鼓勵我,宮縮持續時間太短,寶寶頭大生不下來,後來切開生了,六斤的女娃足月生的,我相信堪布一直在幫助我才會這麼順利。

寶寶生下來後不太好帶,足足吵了我一百多天,每天晚上半個小時就得起來一次,我能連續睡兩三個小時就很不錯了,母乳餵養,我沒有吃葷,喝銀耳和小米粥發奶,嚴重貧血奶水還是很多。我性子急躁,發脾氣,坐月子婆媳關係沒處理好,後來的乳腺炎,用梳子擀破皮化膿,吸奶乳暈破了,奶頭長膿包,打針吃藥敷藥一個月,吃不下飯氣透不上來,又有點產後抑鬱,我輸液時跟又找鄔金恰恰姐聯繫,請堪布打卦請僧眾做佛事加持,過了二周也就好了。

最讓我揪心的是寶寶,他一出生時脖子上就有一小點紅線,慢慢的延展像一條車痕,後來長的像個球,去醫院檢查是頸部血管瘤,潰瘍型。武漢的六月是又濕又熱的,寶寶的血管瘤表面開始潰爛,每天寶寶睡熟了我才敢給他清創換藥,但寶寶會痛醒,他一看到我手中的棉簽就會哭,他哭我也哭。血管瘤越長越大,像核桃那麼大了,還在繼續生長潰爛,聽醫生的指示,我們預約了手術要切除血管瘤,我和老公都已經跟公司請好假,然後跟恰恰姐聯繫,求堪布打卦加持,希望寶寶開刀順利,可是堪布說暫時不要手術,拖一段時間對寶寶比較好。我們馬上取消訂好的手術,打算離開炎熱將近40度的武漢,朋友建議我們去五台山。於是請堪布打卦我們能不能帶孩子去五台山,堪布說可以,第二天我和老公馬上辦理出院,買動車票,像逃難似的逃離了武漢。

到了五台山,下車遇到陌生的師兄,熱心為我們提箱子抱孩子,開車帶我們去找便宜的住房,因為正趕著六月十九,香客很多。我們參加了普壽寺的六月十九觀音法會,碰見以前在大學認識的佛友,他建議為了孩子病能快點好,最好是五個台都能朝拜最好。他給我們帶路,從佛母洞出發,南台經過獅子窟,到西台、中台、北台到東台,五台山氣候變化不定,趕著晴天一路沿著順時針徒步繞五台山。一路上我祈禱生生世世不離開上師,祈禱寶寶平安無事,這一路上圓圓滿滿。

從五台山回來後,武漢天氣依然濕熱,孩子的血管瘤又開始破皮感染了,抱到好幾個醫院看,每個醫生都說要快點開刀,身邊的同事朋友不理解我為什麼還不讓孩子開刀,這一段時間,每次抱著孩子在醫院看診是我最艱難的時候,在我快要受不了憂鬱症又要發作時,堪布來電話安慰我,不要問我堪布是怎麼知道我快活不下去的,堪布的悲心像大海深廣,悲心有多大,智慧便有多深。再請堪布打卦,孩子現在能不能手術,還是繼續口服藥物保守治療,這次堪布說可以開刀了!

我和老公馬上就抱著寶寶到兒童醫院辦理住院,並馬上申請打卦並求僧眾做佛事加持,寶寶順利地切掉血管瘤,手術後一個星期就出院了,從醫院回家後,武漢竟然連續半個月都是晴朗天氣,寶寶的傷口也順利的結痂收口了!

感恩堪布的慈悲加持和幫助!在這裡與大家分享我的故事,希望看到的朋友都能對三寶生起信心,回向給輪回中隨煩惱業力流轉的如母眾生,離苦得樂,究竟成佛;祈請請上師長久住世,長轉法輪,上師的事業圓滿順利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鄔金恰恰 的頭像
鄔金恰恰

夢回青河

鄔金恰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